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
丝路文学网 > 武侠重生 > 故国梦 > 正文 第183章 马脚

正文 第183章 马脚

作者:蓼沨君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    ♂♂♂看♂书↙手机用户输入:♂М♂.♂♂♂kan♂shu.♂СОⅢ

    甫君凌在旁听得右贤王妃鬼话连篇,几乎要闷笑出声,他从来就没听说右贤王有什么每年都会发作的旧病,可如今右贤王妃在这堂而皇之地睁着眼睛说瞎话,也无法反驳,虽然不屑,竟然也不得不佩服右贤王妃说话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既没说出右贤王得的什么病,又让对方无法查实,毕竟陈年旧疾四字能做的文章太多了,最终还把拒绝太医令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难怪母亲曾说此女子与她女儿大不相同,性情虽一般泼辣,可是做事颇有决断,许多时候行事果决不让须眉,如今看来倒还真有那么几分意思。

    甫君凌怕自己忍不住会笑出声来,坏了宇文翙的大事,忙把目光移开,四下打量这正堂的装饰,处处雕梁绣柱金碧辉煌,居然并不比皇宫逊色多少,只是墙上挂着一张主人用过的朱漆雕弓。

    甫君凌是习武之人,见那弓虽然装饰别具一格,可却是中看不中用,便知这弓并不是右贤王旧日所用之物,只是为了与这屋子相配,特意去着人做的,大周人管这叫“画弓”。

    这时,侍女为两人端上了茶,右贤王妃方要让,宇文翙笑道:“听说右贤王妃煮茶是一绝,想来下人必然也被调教得不错,只是今日朕来就是探望右贤王,这茶改日再吃吧,王妃看能否领朕前去瞧瞧右贤王?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低头道:“多谢陛下关怀,只是外子身染重病,病容惨淡,一怕在陛下面前失仪,也怕把病过给陛下,实实不敢让陛下亲去看望。”

    宇文翙边起身边道:“身染重病怎能会有好仪容,此乃人之常情,怎算失仪。再者朕还年轻,身强体健,等闲的病也不会轻易过给朕,王妃不必忧心,朕既然来了,哪有不亲自去瞧的道理?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见宇文翙和甫君凌举步朝堂外走去,情知无法阻拦,只得赶上前去道:“既然陛下如此关怀外子,贱妾就先替外子谢过陛下了。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引宇文翙来到右边第三间正房,一进去,门口立着一架大红缎子缂丝围屏,瞧屏上的图案大约是“满床笏”。

    绕过围屏,但见里头豁然开朗,一间屋子足有寻常三间屋子那般大,四面墙壁玲珑剔透,地上铺着浅绿凿着喜鹊报喜的方砖,屋内摆放着一张金楠丝木大理石大案,不远处一张黄花梨木填漆拔步榻,榻上精雕细刻着百蝠百子图。

    榻上连且昌横卧着,头上盖着一块手帕,双目紧闭,榻旁的小几上,放着一个五色建溪异毫盏,盏内黑乎乎的渣滓,闻着似乎是一股药的味道。

    右贤王妃走到榻旁,轻声问榻旁跪在地上的仆从:“王爷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那仆从低声道:“方喂王爷吃下一碗药,王爷还是在沉睡。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道:“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那仆从捧着药盏,急急忙忙走了出去,甫君凌见状,心内冷笑不止。连家估计根本就没料到宇文翙会来探病,是以再怎么做掩饰,还是难免露了马脚出来。

    这仆从一出门,屋内就全然没了药气,就算屋内摆放着两盆水仙,可毕竟不能把药气完全掩盖下去,如此看来,连且昌是装病无疑了。

    宇文翙环视了下屋子,见案几旁一只鎏金饕餮纹三足铜香炉,炉内一股香气沁人心脾的烟气袅袅飘浮而出,遂低声问道:“这龙涎香在屋内这么燃着,不会碍着右贤王的病吧?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忙回道:“回陛下,问过大夫了,无碍。大夫说,这屋子里的药气太盛对王爷的病不好,是以养两盆花点点香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宇文翙点点头,缓步走向连且昌,右贤王妃忙道:“陛下,莫过去,当心过了病气。”

    宇文翙并不理会,来到榻旁,俯下身子细细盯着榻上的连且昌,只见他满脸通红,额上青筋暴起,额头上的汗沿着脸颊慢慢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右贤王妃见状,忙道:“这屋子太热了,陛下还是到正堂中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甫君凌心内暗笑,这屋子确实温暖如春,可纵使这般,也不至于汗如雨下,连且昌不过是紧张惧怕,这才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宇文翙轻轻道:“王妃说的是,这屋子确实太过暖和,窗上的被褥又厚实,你瞧,右贤王热的满头大汗,快命人给他换些薄的铺盖之物吧。”说着,猛地一下掀开了连且昌身上的锦被,就见连且昌右手竟然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,手不停地在颤抖。

    甫君凌大吃一惊,跟着右手抽出了腰间的弯刀,正要护在宇文翙身前,就听右贤王妃厉声道:“来人,这是哪个该死的奴才把削果子的刀子塞到王爷手中的,万一王爷在睡梦中挥舞,伤了自己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的声音未落,屋外奔进来一群仆从,见状忙跪在地上请罪,右贤王妃脸色铁青,问道:“到底是谁,自己站出来,等着我查出来只怕罪过就更大了。”

    一群人面面相觑,过了片刻,只

    见方才出去的仆从膝行上前,颤声道:“王妃恕罪,是小的给王爷削完苹果后,药就送了进来,小的忙着接药,就忘了刀子,不想居然塞进了王爷的被子里,求王妃饶了小的吧。”

    右贤王妃冷冷地道:“你素日里粗心也就罢了,可竟然犯下如此大错,虽没伤着王爷,可却惊了圣驾,我如何能饶你,来人,拖出去,杖毙。”

    左右立时有人前来把那人托了下去,那人一直惨叫不断,拼命求饶,右贤王妃全然不为所动,冷着脸由着那人被拖走,其余众人吓得跪伏在地,大气也不敢出一口。

    此时已有人把右贤王手边的匕首拿了过来,双手托住,倒退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甫君凌冷眼旁观,明明知道这匕首就是连且昌自己握在手中的,按大周的律例,除了侍卫,其余人在皇帝面前露兵刃都是大罪,纵使不杀头也要下狱,那连且昌有免不了受重罚。

    可偏偏这个右贤王妃四两拨千斤,硬是把罪名栽给了下人,甫君凌虽然无奈,也不得不佩服她当机立断的本事。

    右贤王妃伏身跪在宇文翙面前,叩头有声,“都是贱妾管教小人不力,冲撞了陛下,请陛下降罪!”

    ♂♂♂看♂书↙把本站分享那些需要的小伙伴!找不到书请留言!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