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
丝路文学网 > 武侠重生 > 嫡女之嫣入心妃 > 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曲采馨,我们的定情之物!君斩的反常

正文 第一百九十五章 曲采馨,我们的定情之物!君斩的反常

作者:今生愿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    曲采馨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走了过去,坐在了那男子的对面,却不知自己心中所想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,险些逗得对面男子笑出声音。√

    没办法,忍无可忍,那人竟是直接伸手捏了捏曲采馨的脸颊,只觉触手滑腻,娇嫩似水。

    含笑道:“馨儿这般可爱,就不怕本公子不放你回去么!”

    霎时,曲采馨懵了。

    他...他...他碰了自己的脸!?

    他竟然碰了自己的脸!

    整个人愣在原地,脸色像是要滴出血来一般,而后又听到这人的话,霎时吓了一跳!

    瞪大了眸子向后退去,慌张道:“你...你要做什么!“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,这男子被逗得大笑出声,直接起身走向了曲采馨。

    曲采馨坐在蒲团上一直向后退着,花容失色道:“你...你再过来我就喊了!你快起来!起来!”

    这男子哪里会怕,却也到底是停下了脚步,看着与自己仅一步之隔的曲采馨,又是缓缓弯腰前倾,探过头去笑道:“馨儿,你这模样...我倒是更想过来了呢!”

    曲采馨脸色一白,显然是吓得不轻,谁知那人却是一伸手将曲采馨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只听曲采馨叫喊出声,两只眼睛死死的你在一起,那一副受惊的模样,倒像是这人要杀了她一般。

    而后...

    没有预想中的疼痛,也没感觉衣衫被撕毁,只感觉自己被护在怀里,有些温暖,还有些淡淡的茉莉香气。

    曲采馨小心翼翼的睁开了一只眼睛,就见这男子抱着自己,而后...

    又是轻轻的将她放在了蒲团之上,好听的声音传来道:“你这样坐在地上,就不怕染了风寒么!”

    将曲采馨放在蒲团上,这人便收回了手,耳旁低声道:“晟书”。

    曲采馨一怔。

    却只见那人已经回到了对面坐好,含笑道:“我的名字”。

    曲采馨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却还是不由自主的低声喃喃道:“晟书...”

    刚才,她真是丢死人了!

    竟然还喊了出来!

    原来这人...只是要让自己坐好。

    而后突然想起了自己今日而来的目的,她抬眸说道:“公子,我...我的荷包!”

    邪魅的眸子一眯,含笑道:“馨儿,你知道我名字”。

    公子公子的,听着生疏,那怎么行!

    曲采馨微微启唇,有些为难。

    晟书,晟书,显然这个晟字不是姓氏,那晟书二字,不是名讳便是小字,她哪里敢如此宣之于口!

    岂非是太过亲昵了!

    曲采馨咬着唇瓣一脸为难,偏就是叫不出来。

    这人见此,身子前倾,一副坏笑道:“哦!看来馨儿是不打算要荷包了!”

    而后竟是大言不惭道:“反正我也不想给,那荷包绣的极为秀气,还带着淡淡的青草香气,既然馨儿不愿意要,本公子就帮你留下照料好了,定然是不会坏不会脏的”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曲采馨慌张喊道。

    绣有她名字的贴身之物,怎能放在个男子的手里。

    而后就看见这个人满脸得意,挑衅般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曲采馨气的脸色涨红,却是不得不投降,小声道:“晟...晟书”。

    而后,一直从脸颊红到了耳根。

    那人却是得寸进尺道:“馨儿这般小声,我哪里听的到呢”。

    曲采馨怒道:“你...你!”

    那男子也不恼,仍是含笑看着她,显然是在等着她的下文。

    曲采馨深吸一口气,只好暗道,为了荷包,为了荷包!

    又是稍稍大了一点声音,说道:“晟书!”

    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”,这人听后大笑出声,当真是一副放肆开怀的模样。

    曲采馨见此更怒,却是忍着说道:“这回可以给我了吧!”

    谁知这人笑过之后,竟是抬手一扔。

    曲采馨吓了一跳,本能的接住那飞来的东西,只感觉触手冰凉,低头一瞧...

    竟是一个青玉双鸾镯子!

    “你...你...”

    曲采馨说道:“这样贵重的东西你怎能用扔的!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懂玉,可这镯子拿在手里质地滑腻,润泽无暇,看着更是光泽剔透,就是在傻的人也知道,定然是上等的美玉所雕,如何就被这人大大咧咧的扔了过来呢!

    这若是她没接住...摔碎了可如何是好!

    谁知这人却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道:“这玉镯的确是价值连城,你若是没接住,便只能把你自己赔给我了!”

    曲采馨瞪大了眸子看向这人,气的竟然不知作何反应。

    这人...

    这人到底是要干什么!

    完全没有道理可讲啊!

    她将那镯子轻轻的放在桌子上,向男子那边推了一推,说道:“镯子很漂亮,公子收...”

    突然想起自己是在有求于人,只好硬生生的改口说道:“晟书收好,请把小女的荷包还给小女”。

    谁知这人却是笑道:“本公子送出去的东西,就没有再收回来的道理,这镯子给你的就是给你的!至于这荷包嘛...”

    他满眸痞笑道:“便作为馨儿的回礼好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曲采馨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什么啊就回礼!?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要回他礼物了!

    更何况,她才不要这个镯子啊!

    先不说这镯子价值连城,最为重要的是,那上面双鸾相依的纹路,显然就是鸳鸯戏水的寓意,岂非是...是...

    那种意思!

    她哪里能要!

    她连忙说道:“我不要这个镯子,我要我的荷包,请公子将荷包还给我!”

    显然是有些愠怒了。

    谁知这人不恼不怕,却是一脸惋惜道道:“即然馨儿不喜欢镯子,我便将它摔碎了吧,哎,这可是我全部家当换来的,可惜了”。

    说着,他拿起那镯子就冲着窗外扔了下去!

    “晟书!”

    曲采馨哪里想到这人会如此无赖!

    这银子是大风刮来的么?说扔就扔?

    她见这人拿起镯子就向下扔去,连忙起身去抓他的手,想都未想就握住了那白皙的手拳,说道:“不要扔,你不要扔啊!”

    那人身子一顿,仍是拿着那个镯子,看着‘扑’过来抓住自己手的曲采馨,感觉着手背上传来的娇嫩,含笑道:“这么说,馨儿是收下了?”

    曲采馨满眼焦急,这人都说了是全部家当换来的,这一扔,岂非是毁了他所有身家?

    眼看自己抓住了他的手,曲采馨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听到这人的话后几乎是想都没想,就本能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男子笑意更深,说道:“如此,那荷包本公子也收下了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曲采馨有些茫然的看向这人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猛然!

    恍然大悟!

    这才想起来他们刚才在说什么!

    都是被这镯子闹的,自己生怕它会被摔碎,竟然是忘了荷包的事情。

    慌张道:“公子!那是女子的贴身之物!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那东西怎能随意送人!

    谁知那人却是含笑道:“谁不是呢,这镯子我也是带在身上一日了呢,也是贴身之物,不也是送给你了?馨儿不要这般小气嘛!”

    曲采馨听后简直气不打一出来。

    哪里是她小气,分明是这人不讲道理吧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...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憋了半天,曲采馨只好这般骂道。

    谁知...

    这人眸中含笑的看了看二人的姿势,笑道:“馨儿,分明是你这般主动...”

    曲采馨这才低头。

    “啊”的一声,满脸红透。

    自己双手正握住了他的右手,跪在地上身子前倾,几乎是全部靠在了这人的身上,且...

    一旁就是窗子!

    曲采馨花容失色,这若是被人看到了,岂非是...

    她真是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赶紧退身出来,也不坐下了,而是直接站起身背过去,怒道:“你...你到底给不给我荷包!”

    那男子也是起身,站在曲采馨的身后,却是将那镯子伸到了她的眼前,说道:“这可怜的镯子你是要不要了?”

    曲采馨抬手从他的手中抢来,咬牙道:“我要!我要!多谢公子!”

    说完便是鼓着嘴一副受气包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若是不要,想来这人又是要扔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好看的镯子,摔碎了是要多可惜啊。

    而后便听见那人说道:“既然你收了我的镯子,那自然是要回礼的,我只好收下这荷包了”。

    曲采馨气的转身,说道:“我...我改日再给你拿个别的物什来,荷包...荷包是贴身之物!”

    她改日再买一个镯子送给他好了,可荷包不行,这事关女子清誉。

    谁知那男子却是说道:“这上面有你绣的字,我甚是喜欢,不换!”

    一句话,显然是不打算还给曲采馨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...”

    曲采馨被他气的竟是有些红了眼圈。

    那人见此心下一紧,暗道,好似是过头了。

    竟是伸出三根手指举起,说道:“我保证,绝不会让这荷包落入他人之手,绝不因此影响你的清誉,定然好生爱护,绝不辜负,否则天打雷劈,永无宁日!”

    而后放下手,含笑道:“如此,馨儿放心了么?”

    曲采馨却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这人...

    是发誓了?

    因为一个荷包?

    因为怕自己不相信他,而...发了毒誓?

    “公...公子...”曲采馨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男子好听的声音,加之这发誓之言一字一句敲在她的心上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句‘定然好生爱护,绝不辜负’竟好像不是在说那个荷包,而是...而是像男子对女子的爱慕之言一般。

    谁知那人却说道:“馨儿,叫我晟书!”

    曲采馨抬眸。

    二人相视,仿佛呼吸都一滞,曲采馨只感觉心跳有些快,还有些不知所措,是从未有过的感觉。

    哪怕得知她要与薛锦卓成亲,都没有这般慌乱无措过。

    许久,她慌张的低下头,结结巴巴的说道:“我...我要回去了”。

    刚要转身,柔荑竟是突然被拉住。

    曲采馨心下一震。

    回身,满眸慌张讶异的看着那人,却只见那人将她拿着镯子的左手抬起,将那镯子拿下来,而后,轻轻的戴在了她的手上。

    含笑道:“真的很贵!小心一些”。

    此时的曲采馨只顾着娇羞,却是完全没有想到,这镯子到底有多‘贵’!

    将那镯子戴好,曲采馨只觉得手腕上冰冰凉凉,碧绿的无暇颜色,竟是将那纤细的手腕衬得越发白皙细腻。

    就在这人的满眸笑意之下,曲采馨一把缩回了玉手,转头就开门跑了出去,却是听到了身后那房间里,传来了男子大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鎏珍阁。

    陈浅沫此时正在瑬珍阁中,她看来看去,只觉得哪样都是不错,却也并无太过特别的,这时,却突然看见掌柜的拿出了一个托盘,那托盘上一支凤翔玉簪,那凤凰展翅如欲高飞上天的模样精美绝伦又气势万千,通体翠绿润泽,竟是隐隐泛着淡绿的柔光,可见这玉质难得,百年一见。

    而后,那掌柜的用锦布垫着,小心翼翼的将那玉簪放进了一个锦盒里面,盖好,竟是放在了自己桌案前面,一直站在那里看着。

    陈浅沫霎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这玉簪太过无暇,简直是她所见过最特别贵重的簪子!

    她含笑走过去,说道:“掌柜的,你这玉簪...”

    她是想问问这玉簪什么价钱,本是想看看,谁知手刚要触碰到那个锦盒,掌柜的便飞快的将那锦盒护住,紧张道:“陈小姐,这簪子可动不得!”

    陈浅沫说道:“哦?很贵么?多少黄金?”

    那掌柜的摇了摇头:“陈小姐,这簪子你买不起的,更何况,本店也不能卖!这簪子已经被人订了去,一会便会来取,万万是不可出事的,否则,我这瑬珍阁也就不用开了,陈小姐还是去看看别的吧”。

    陈浅沫蹙眉。

    这簪子是被人订下的?

    是哪个权贵如此势大,竟是让这掌柜的这般忌惮?

    陈浅沫撇撇嘴到底是没说什么,走到了一旁继续选着东西,可余光却没有离开过那掌柜的,准备看看,到底是何人这般能耐,竟能让瑬珍阁有钱都不挣!

    不多时,只见一名男子走了进来,对那掌柜的说道:“东西!”

    那声音有些发寒,神色肃杀,真是想不被人注意都难。

    陈浅沫抬头望去,却是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这人...

    这人不是王爷的暗卫么!

    前些日子,她还往这人手里塞过手帕呢!

    霎时,陈浅沫只感觉四肢冰凉,站都有些站不稳。

    陈浅沫不知道的是,那夜发生的事情太多了,燕幽怎会将那手帕给千悒寒去触霉头呢?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那帕子都还在他身上呢。

    而眼下,陈浅沫定了定心神,尽量克制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,她装作看首饰的缓缓走近几步,低着头并没有看这里,可耳朵却是一直认真的听着。

    只听那掌柜的说道:“在这在这!若是王爷有何不满意之处,拿回来小店在修改”。

    只听那人淡淡的嗯了一声,便离开了瑬珍阁。

    陈浅沫身子一晃!

    这整个凌祁之中,除了摄政王以外,哪里还有王爷了?

    果然是摄政王!

    怪不得掌柜的这般小心惶恐,怪不得自己看一眼都不成!

    可...可王爷订个女人的簪子做什么?

    霎时,陈浅沫心里一疼,如千万zhēn cì般的难过,她捂着心口不可置信的看着燕幽离开的方向,连眼泪都在眼圈里打转。

    从并未听说过王爷对哪家女子特别啊!

    可若不是有了心仪之人,王爷又如何会买个女子所用的簪子!

    许久,她吸了吸鼻子,尽量克制着眼泪,在心里安慰道,王爷这些年都没有青睐过哪个女子,怎么可能就突然有了心仪之人呢?

    不可能的!

    一定没有的!

    许久,陈浅沫觉得心里好过了一些,这才选了两样东西出了瑬珍阁。

    萋情宫。

    叶倾嫣正在屋内下棋,白子落下,刚要执起黑子,就觉一阵冷意传来。

    抬眸,便看见对面坐下一人,黑衣如墨,眸如夜空。

    这人面无神色的执起黑子,落下,霎时改变了整个棋局,风起云涌,暗藏杀机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叶倾嫣这棋艺也是千悒寒教出来的,可她的棋风一向都颇为平静,步步试探,至多也是暗潮汹涌,待对手发现之时,早已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可千悒寒则不然!

    步步杀机,压迫而来,让人无处落字,眨眼间便满盘落索。

    “什么风把摄政王吹来了?”叶倾嫣落下一子后,竟是颇有些峰回路转之意。

    千悒寒执起黑子落下,沉声道:“身子可好了?”

    上一次伤了叶倾嫣,千悒寒简直恨不得废了自己这一身武功,而受罪的...

    则是夜幽和燕幽等人了。

    原因是...

    少主来了没人通报!

    没,人,通,报!

    燕幽等人听后简直是欲哭无泪,满脸的生无可恋!

    主子!

    我们想通报!

    我们很想通报!

    可是您看不出来,我们都受了内伤,有些还伤及腑脏了么!?

    我们倒是也通报的了啊!

    更何况,以往少主子也是自由出入霆澜殿,无需通报的啊!

    您心疼少主我们懂,可我们是捡来的么?

    几人就恨自己为何不是个女子,想那默溟,显然跟在少主身边,要比跟在主子身边不知好上多少。

    于是乎,他们只好心里流着泪,默默的去领罚了。

    眼下,千悒寒又是一子落下,险象环生。

    却是拿出一个锦盒放在棋盘一旁,两只手指,向叶倾嫣那边推了一推。

    那手指十分好看,欣长且骨节分明,只是触手冰凉,好似永远也捂不暖一般。

    叶倾嫣终于是抬眸看向了千悒寒,含笑道:“何物?”

    千悒寒冷声道:“赔礼”。

    叶倾嫣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干脆放下棋子,拿起了锦盒打开,而后一怔。

    拿起那簪子,触手冰凉,润腻细滑,那凤凰更是展翅高飞,像是yù huǒ涅槃之后的重生,华贵而高傲。

    叶倾嫣抬眸,笑眼弯弯的看着千悒寒,说道:“王爷打算用一支簪子就打发我了?”

    千悒寒抬眸,眸中流光闪烁,一字一句沉声道:“摄政王妃!”

    叶倾嫣惊愕启唇,半晌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“嫣儿,待结束这一切,我们...便成亲吧”。

    叶倾嫣看着千悒寒,一向淡如止水的眸中蒙上一层水雾,许久,便是笑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一支簪子,便就...”

    谁知话没说完,便听到千悒寒淡声道:“天下为聘!”

    嫣儿,簪子是你的,这天下也是你的!

    十八年前,我一无所有逃出皇宫,十八年后,我所拥有的天下,拱手让你。

    而我,只要你!

    泪迷了眼睛,叶倾嫣眸中有些模糊,并看不清千悒寒那认真的,执拗的神色,却听得出他的用心,他的决绝。

    起身,背过身去,不愿让千悒寒看见她落泪,唇角勾起,淡声笑道:“好”。

    也是该...

    成亲了呢!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。

    待千悒寒离开了萋情宫,默溟也是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翻进院子,一脸的不悦走进屋内,见叶倾嫣在悠哉的下棋,抱怨道:“少主,这蓝府可真不是人闯的,下次我定要深夜前去,再换上一套夜行衣,免得要东躲西藏,小心翼翼的!”

    想她堂堂的溟幽谷暗卫,溟幽谷少主的贴身暗卫,去哪里这般小心过?

    可这去了趟蓝府,真叫是小心谨慎,生怕被蓝府那满府的暗卫给察觉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话若是被别人听见了,非是要活活给气死不可。

    大名鼎鼎的蓝府,无寻楼主子的府邸,寻常人等谁进的去?

    就算是深夜穿着夜行衣,也是不可能靠近分毫的。

    可默溟倒好,一袭碧绿色宫女衣裙,光天化日之下就去蓝府巡查了一圈,而单单是...

    小心一些就行了?!

    岂非是要气死别人,也气死无寻楼那些暗卫?

    叶倾嫣听后哪有一丝心疼默溟的样子,她落下一颗黑子,眼皮都未抬的问道:“如何!”

    默溟撇撇嘴道:“蓝府好着呢,没毁没灭,蓝杞辰正在院子里逗着他那只...”

    默溟顿了一下,不屑道:“传家之宝!”

    叶倾嫣执棋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眯起眸子看向默溟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君斩没去蓝府?!

    冷声道:“别的院子也无事?”

    默溟点点头道:“整个蓝府我都查探了,没有任何异常,更是没有一丝打斗过的痕迹”。

    叶倾嫣放下那棋子,缓缓走到窗子前,眸中已经是惊涛骇浪,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许久,她回身看向默溟:“默溟,对于君斩,你可还隐瞒了什么?”

    默溟吓得连连摆手:“少主,没有了!默溟发誓,这回是真的没有了啊,凌祁我也是第一次来,真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少主!”

    一副显然是要哭了的模样,满脸都在写着,少主你相信我吧,我再也不敢骗你了!

    叶倾嫣见此这才收回目光,情绪一闪而逝,喃喃道:“君斩,你这是...在逼我出手!”

    默溟满脸委屈,之前因为主子身份的事情,少主子几乎是瞒着自己用计发现了真相,而后自己可谓是惨之又惨,活生生被扣上了只认主子不认少主的罪名。

    可眼下,她是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!

    她若是知道,就算是被主子砍了脑袋,也是不敢再期满少主了!

    正在这时,默溟看向了门外,小心翼翼道:“少主!”

    叶倾嫣垂下眸子,平息不稳的心绪,便没再做声。

    而后便听到院子里传来了陈浅沫的声音,喊道:“嫣儿?嫣儿你在里面么!”

    陈浅沫四处张望,走到屋子前刚要叩门,却见房门突然被打开,赫然是默溟站在门内。

    陈浅沫见到叶倾嫣在屋,笑道:“默溟,嫣儿”。

    而后她走进去说道:“嫣儿,我方才去瑬珍阁了,这个送给你”。

    陈浅沫说着,便从衣袖中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锦盒打开,里面正是一对青翠玉兔耳坠子,小巧精致,却也看得出做工精美,十分可爱。

    她笑嘻嘻道:“嫣儿,这对兔子是不是很可爱,我可是在瑬珍阁选了好久”。

    叹息嘟囔道:“还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事情”。

    她神色有些难过,对默溟说道:“默溟,给你家公主戴上,看看衬不衬她”。

    说着陈浅沫就递给了默溟。

    默溟接过来看看,倒是也觉得是不错,溟幽谷珍宝太多,这种质地在她看来十分寻常,可这两只小兔的确十分讨喜,且那眼睛处小小一颗红色宝石点缀,不仔细看并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叶倾嫣戴好后,陈浅沫笑道:“嫣儿,多好看啊!你平日就是太素了,整日就只戴着支白玉簪子,如何...”

    说着,陈浅沫便看向了叶倾嫣的发髻。

    而后惊讶道:“哎?嫣儿你换了簪子?这支倒是与这耳坠子十分相衬...”

    声音嘎然而止!

    陈浅沫猛然站起身来,震惊的看着叶倾嫣头上的那支簪子。16♂狂♂人♂小♂说♂网*♂www.du♂shu.k♂r♂丝♂路♂文♂学♂网*♂www.su♂ns♂il♂u.c♂om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