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
丝路文学网 > 武侠重生 > 医修难为 > 正文 第三二六章 道成一元(17)

正文 第三二六章 道成一元(17)

作者:东山路鸣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    浅黄色的遁光形如利剑,悄无声息的破开了瑶山之上固若金汤的防御大阵,好似一把利刃刺穿了豆腐,没有惊动瑶山里面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是,当看到鸿蒙母茶树下正托着茶杯,歪头看着他笑眯眯的女修后,土麒麟的满脸笑容有一瞬间的凝固,随即神色如常的抬头看了看枝繁叶茂的母茶树,又一眼扫过闭目盘腿坐在树下,不知是在调息还是在虚张声势的绿衣小女修,点点头道:“居然还真被你养出了新的鸿蒙母茶树,了不起!”

    夏隐伸手做了个请坐的姿势,笑道:“还是比不过妖尊,瞒天过海下的好一盘大棋,将东陆西荒放在手中随意称量。”

    土麒麟悄悄用神识扫视四周,可惜入眼是一片淡绿色的轻雾,一时间竟找不到飞升通道究竟在何处,那祥云缭绕的天梯,竟真是这胆大包天的小丫头设的障眼法。

    土麒麟无奈坐倒夏隐跟前,捧起茶杯深深嗅了一嗅,叹道:“想不到过了十万年,居然还有机会再喝上一杯真真的鸿蒙母茶。”

    夏隐笑而不语,土麒麟一杯茶尽,舒服的叹了一口气,手指在桌上轻叩了几下,终于道:“师侄女,师叔我就倚老卖老问一句,飞升通道何在?可否借师叔一用?”

    师侄女?师叔?也不知道土麒麟这辈分是从哪儿算起来的。夏隐噗嗤一笑:“可以啊!不过,借道之前,有些旧事想同妖尊你证实一下,还望您不吝赐教。”

    土麒麟双眼微睁看着夏隐,一幅不解的样子。

    夏隐紧紧盯着他,一字一顿的道:“天地烘炉为何到了魔修之手?渊和道君因何身死?妖尊您不打算给您前主人的传人们一个交待?还有,玉润道君如今是生是死,妖尊您也不打算给玉藏派一个交待吗?”

    土麒麟微微一怔,随后摇头浅浅一笑:“这么八竿子打不着的东西,居然也给你挖出来了?说说看吧,你都知道些什么了?”

    夏隐忍住用滚水泼他一脸的冲动,深吸一口气,缓缓道:“当年远古大能用压阵四灵稳固逆转乾坤大阵之事,想必随着大能身陨被掩埋在尘埃之中了。但我想,灵仙祖师从仙界回归之后,肯定会去寻一寻旧人遗迹,我想他应该是带着你一起去的吧?紫华乌金鼎成了祖师的药鼎,想来追月弓、天地烘炉和山河印也应该一样被找到了吧?后来祖师被抓回仙界,紫华乌金鼎受损,乌金陷入沉睡,当时作为本界最强者的您难道对这些远古遗留的法宝没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土麒麟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举杯之时曲起一根中指指了指夏隐:“继续!”

    夏隐垂眸道:“其余三件法宝最后都被你收入宝库了吧?追月弓在机缘巧合之下被我拿走,而天地烘炉,你将它赠给了魔修,最终用来在虎踞岭设伏,将道修一网打尽。只是,出乎你意料之外的是,玉炼颜同玉润道君私下有约,将天地烘炉的秘密告诉了他,所以玉藏派众人能够全身而退,随后流光剑君带人杀到,解救了众人。”

    “您一计不成,二计又生,以飞升之秘为诱饵,促使玉润道君率众围攻灵仙门,而你则一直潜伏在侧,等他们偷袭冲盈真君之时,忽然出手,击杀渊和道君?”

    土麒麟微微点头:“虽未全中,亦不远矣!不过山河印这个锅我可不背,灵仙祖师也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夏隐眼眶微微发热:“连冲盈真君都能在玉藏派的围攻之下舍弃肉身逃出元婴,渊和道君身为元后修士,哪怕身受重伤,也不可能死的这样无声无息。这些年来,我把可以置他于死地的人想了又想,筛了又筛,就因为您顶着灵仙祖师曾经坐骑的身份,我从未想到你的身上。直到在极北冰原见到烛龙前辈,知道了压阵四灵之事,顺着天地烘炉和追月弓才想到了您的身上。如今,我就想问一句:为什么?因为您的身份,灵仙门与南境妖族之间一直有默契,对您也是尊敬有加,我想不出您舍弃灵仙门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土麒麟自嘲的笑了笑:“这有什么难懂的?人老啦,就会想着要落叶归根,当年我一腔热血随着灵仙下界,也是奔着要做一番事业的,可是十万年匆匆而过,这个世界一点都没有变好,我在这里寿元受损,还连血脉都无法传承下去,除了空蹉跎了岁月,我还得到了什么?我就想重新回到仙界去,可是渊和那个小子就是不肯告诉我飞升通道在哪里,既然如此,我就只能灭了他,自己来找。”

    夏隐道:“您就没想过,渊和道君他不是不肯告诉你,而是真的不知道?”

    土麒麟忽然目露凶光:“那又有什么要紧,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。既然你们不肯告诉我,那我就自己来找。”话音未落,一掌快若闪电朝着夏隐的面门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掌风都已经吹起夏隐颊边的碎发时,土麒麟的胳膊忽然拐了一个弯,直接轰向了夏隐身后的母茶树。

    茶灵霍然睁眼,挥动双掌迎了上去,三掌对击无声无息,可三人身边的地皮却顺着掌风朝外翻卷了起来,以三人和母茶树为中心,形成了一圈深沟!

    土麒麟收回手掌,讶然道:“居然不是灵仙割裂下来的那一点真灵养成的?”

    茶灵的后背重重撞在在树干上,歪头吐了一小口血,夏隐强压住喉头的腥甜,冷然道:“自然,这是祖师散灵后本源灵脉重新孕育的鸿蒙母茶树。所以,当年你做缩头乌龟也是对的,若是跟着祖师,说不定你也散灵而亡了。只是,既然做了缩头乌龟,那就一辈子缩着,现在又想着跑回天界去,难道你还指望着帝释能宽恕你吗?”

    土麒麟道:“有何不可?只要我将这界本源灵脉复苏的消息告诉他,换我一命又有何难?”

    夏隐道:“既如此,我是说什么也不会放你离开的。今日,你就把命留在这里吧!”

    土麒麟不屑:“就凭你?”

    夏隐道:“有何不可,你且看看脚下!”

    土麒麟看着脚下迅速抽芽生枝往他身上缠绕的荆棘,摇头失笑:“这种雕虫小技,也敢在我面前丢人现眼?”

    夏隐道:“您老有点耐心!”

    土麒麟有心卖弄,待那些荆棘将自己缠了个结实之后,双臂用力外崩,谁知一番动作之下,那荆棘居然纹丝不动,反而生出无数细刺,扎入血肉之中开始吸食他的灵力,当下仰天大吼一声,忽然现出原形,一番摇头摆尾,竟然挣断了不少荆棘,同时身躯暴涨,瞬间便有三个夏隐那么高了。看那趋势,还有继续长高的可能。

    夏隐仰头看着几欲顶天立地的神兽,冷笑道:“在我的世界里,你还想翻天?”

    土麒麟忽然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,将他无限庞大的身躯硬生生压成了一匹普通战马大小,刚好与站起身来的夏隐看了个对眼。

    面对夏隐眼中的嘲弄,土麒麟忽然嘿嘿冷笑:“就算你能困住我,那又如何?我是仙界神兽,这一界还没什么法宝能够斩杀于我。我的寿元远比你高,等你老死的那一天,我自然就能脱困而出。”

    夏隐道:“我杀不了你,不代表别人不行!”

    土麒麟忽觉眼角精光一闪,待抬头看时,就见两道惊天剑光,一左一右朝他落下,他感到脖颈一凉,随即视线一变,看到自己被荆棘缠绕的身躯依然站得笔直,离自己越来越远!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