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
丝路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渣了霸总前男友 > 10.这辈子,他永远只能是自己的所有物!

10.这辈子,他永远只能是自己的所有物!

作者:宋淮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
魏西城疯了一般拿起床头的台灯狠狠砸在镜子上,破碎的玻璃四溅,甚至弹到了床上。http://m.wannengwu.com/356/356984/他坐在昏暗的房间里,面色可怖。从来没有想过季子幸会气他到这种程度。

他不明白季子幸为什么要说谎,有没有跟袁琛做过,他一试便知,为什么非要编造这种蹩脚的借口来甩掉他?

看着四分五裂的镜子里,自己扭曲的面容,他冷笑了一声,“不是我的所有物?”

他会用行动告诉季子幸,这辈子,他永远只能是自己的所有物!

-

季子幸从楼上下来,外面的风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,他缩了缩脖子,双手插在口袋里,却忘记了怎么走。

明明……明明这条路他再熟悉不过了,现在脑子里却一片空白,完全辨别不了方向。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路口,身边是赶着上早班匆匆走过的行人,面前的红绿灯交替了好几次,他却连半个步子也迈不开。

在人潮涌动的街头,他孤零零的身子在寒风中越发单薄,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似的。巨大的悲伤笼罩着他,将他与世界隔离,内心里充满了恐惧与无助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忘记回家的路……

前二十多年顺风顺水惯了,一夕之间父亲锒铛入狱,还未开庭便吞枪死于牢中。母亲旧病复发,而他自己也被告知有家族遗传病。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令人措手不及,他很长一段时间以为自己活在梦里。他并不怕死,怕的是活得如行尸走肉,怕的是母亲没有人来照顾。

喧嚣的北风无孔不入,他手脚冰凉,木然地迈出了第一步。

“子幸!”

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,他转过头,看见项黎面色惊慌地跑像他,一把将他扯进怀里,音调有些颤抖:“红灯了,还在往前走。”

季子幸看了一眼马路对面刺目的红色,才回过神来:“没注意。”他轻轻推开项黎,并不喜欢与其他人有这样亲密的肢体接触。

“你想什么呢?”项黎按了一下他头上翘起来的一撮头发。

“我想回家。”他说。

“应该往这边走。”项黎拉着他准备上车,话音刚落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转头看着季子幸,神情严肃,“你是不是……”

不用猜也知道他想说什么,季子幸有些苦涩地笑了一下,“对,我忘记了。”

项黎抓着他的手心紧了紧,“最近有没有好好吃药?”

季子幸点点头,“只有昨天没吃。”

他低头慢慢走着,殷红的吻痕被他白皙的脖颈衬得尤为醒目。项黎目光晦暗,摘下自己的围巾把季子幸给围了个严严实实,语气故作轻松道:“以后我做你的地图好了。”

季子幸笑了一下,不置可否。因为脖子上的围巾,好像感受到了一丝温暖。车上的暖气开得很足,他坐进去还是觉得冷。

“项黎哥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想快点调查爸的事情。”他有些恹恹地靠在座椅上,眼神空洞,不知看向何方。父亲死的实在是太过不明不白了,法院判定是畏罪自杀,可是父亲有什么罪?制造假劣药物吗?他实在不能想象,从小教导他要懂礼义廉耻的父亲,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

项黎透过后视镜看他,心里闷闷的。他一晚上没睡,眼圈黑黑的,下巴也冒出了青色的胡茬。魏西城住的高档小区,没有门禁卡根本进不去,他就在外面抽了一夜的烟。

“行,你拜托我帮你查的资料已经有眉目了,回去发给你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“傻子,谢什么。”

项黎其实与季子幸的交情不是很深,也就是以前谈生意、聚会的时候打过几次照面。项黎这个人表面上温文尔雅的,给人第一印象很不错,所以季子幸并不排斥他。

不过季子幸这个人本来也就是这样,与人交往的时候既保持疏离感,又给谁都留三分薄面。所以他跟人的感觉就是很飘渺,令人捉不透。

不过项黎对他是什么意思他也并不是不知道,毕竟喜欢这种心情是藏不住的。项黎不挑明,他也只好装糊涂,免得到时候关系尴尬。

项黎明白季子幸对他一直有所防备,也知道季子幸心里一直有着魏西城,如果不是因为得了那样的病,也许他们会永远在一起吧?所以项黎从未想过占有他,只要能在他身边守护着,不再让他受伤,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“项黎哥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下午有时间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项黎有些意外,难道季子幸要约他?

“我想去一趟监狱。”

项黎:……好吧是我想太多。
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