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
丝路文学网 > 其他类型 > 渣了霸总前男友 > 14.很懒,这章不想取名字

14.很懒,这章不想取名字

作者:宋淮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
季子幸本觉得项黎总是在给他灌一些没用的鸡汤,这些励志的话,他自己也能说一大堆,只是当他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剥橘子的手停了下来。http://www.chuangshige.com/novel/13191578/

他看着自己被橘子汁染黄的指尖,心里泛起一阵酸楚,他怎么能没想过母亲的以后。她身体不好,一想到以后自己肯能还需要她照顾,想着母亲每天对着呆滞的他一遍遍地抹眼泪,他就心如刀绞,恨不得能死得更加干脆些,可是他要是死了,母亲就一个人了。

最难过的事情难道不是你最爱的人在你身边,他却根本想不起来你是谁吗。所以他才这么下定决心离开魏西城,长痛不如短痛,这件事情总归是要面对的。

项黎拍拍他的肩膀:“不要消极,是病总能治好,你总这样蜷缩在角落里,对治病并没有很大的帮助。”说完他又补充道:“我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,但是在那之前你要努力赚钱啊,我还等着你还我钱呢。”

季子幸被他逗笑了,眨了眨眼睛将快要溢出来泪水逼了回去。但愿吧,但愿他真的能好起来。

“我再考虑考虑吧。”

晚上吃了饭项黎顺道送他去酒吧,看见江童蹲在酒吧门口不知道在做什么。他走过去喊了一声:“童童,嘛呢?”

江童站起身看着他,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形容,“子幸……你没事吧?”

季子幸知道他在问昨天晚上的事情,于是朝他笑了一下,伸着胳膊说:“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走,马上到上班时间了,再不进去换衣服店长又要骂。”

江童赶忙拉住他的胳膊,把他往外拽:“子幸,你还是别进去了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江童眼睛望着石板地,脚尖画着圈,“昨天晚上你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,惹到了不该惹的人,店长说要开除你,我不想你进去被别人看笑话,所以你还是不要进去了。”

季子幸眉头微蹙,他早该想到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,昨天晚上魏西城把袁琛打了这么狠,虽说袁琛是袁老爷子的私生子,但是打了他儿子就等于明目张胆骑在他头上,他不可能轻易罢休。

他之所以到现在还风平浪静,十有八九是魏西城在顶着。虽然魏家的产业庞大,但袁老爷子的实力也不容小觑,如果他真的有心找魏西城的麻烦,那肯定要两败俱伤。

他不由得担心起魏西城来,自己现在没有任何实力,根本就无法帮到忙。

季子幸让江童先进去工作,自己拿着手机站在外面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他的工作丢了倒是在情理之中,毕竟袁琛因为他受伤了,要是他真的一点事情没有,还真的有些不正常。

关键是不知道袁老爷子会怎么对付魏西城,这件事情因他而起,他实在是不想连累魏西城。

外面的风吹得他拿手机的手都僵了,在青石板路上踱了好几圈,才下定决心将那个号码拨了出去。

对方很快就接了,季子幸的态度很是尊敬:“景明哥。”

魏景明有些诧异:“子幸?”

自从季子幸跟魏西城分手过后,他们两个就没有再联系了,虽然魏景明总觉得季子幸有什么隐情,但弟弟的事情他也不太好插手,况且季子幸在他眼里一直都是精明懂事,不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情,他既然选择跟魏西城分手,那就肯定有他的理由。

魏景明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,慵懒中带着一丝少年气,季子幸有些像在兄长面前犯了错的孩子,心虚地问道:“阿城他……还好吗?袁家有没有为难他?”

“阿城现在在医院。”

季子幸闻言心里猛地揪住了:“他怎么了?”

魏景明轻轻咳了一下,说:“手上不知道哪来的伤口,没有及时处理,导致伤口感染,现在正发烧在床上躺着呢,刚刚打过破伤风针,吃了药才睡下。”

手上的伤口?是昨天晚上留下来的,今天早上他没有过问,早知道会这么严重,他应该督促魏西城处理伤口的。

“袁老爷子派人送来信说要一个道歉,阿城现在还不知道,你也明白他那个脾气,不可能服软的,待会儿我跟连邑想想办法,怎么把这事儿摆平。”

“景明哥,这件事情因我而起,我亲自去解决。”

魏景明轻笑,语气带着兄长的宠溺,“傻孩子,有哥在还要你出面吗?别说是我了,就是阿城也不会同意。”

顿了顿,他又问:“子幸,虽然我明白不该插手你们之间的事情,但还是想知道,你跟阿城到底是怎么了?”

季子幸揉了揉冻僵的脸,故作轻松地笑道:“还能怎么,就是分手了。”

“行,你不愿意说,我也不问了。”那头沉默了一下,“你要不要过来看看他?”

季子幸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才八点半,如果现在就回家的话母亲肯定要问,他还不想让母亲知道他已经丢
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