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来到丝路文学网
丝路文学网 > 恐怖灵异 > 寒门状元 > 正文 第二五七七章 账目

正文 第二五七七章 账目

作者:天子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    超多精品尽在

    ♂

    沈家不缺钱,先不说沈溪控制的商会赚取的巨额利润,仅仅正德皇帝多次赏赐累积起来总价值便超过十万两银子。.

    官兵军饷也不需要沈溪来操心,朝廷一直都是足额支付,南京小朝廷更不敢“漂没”沈溪的钱,一文不少地送到新城,然后由沈溪主持下发到每一个将士的账户上,将士拿着凭证可以到新城钱庄支取。

    但新城建设却需要资金持续不断投入,到现在已成为一个相当庞大的数字,支应困难。

    沈溪不得不考虑如何增加进项,这涉及未来半年甚至几年时间新城建设项目是否会顺利竣工,也涉及大明科技是否能有质的飞跃。

    不过对于眼前用度紧张的情况,沈溪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新城开销用度,很大程度依赖于新产品销售所取得的利润。

    之前因宁王叛乱,新城生产的商品流通起来非常困难,现在江西那边危机解除,大江恢复通畅,沈溪也趁机扩大销售力度,争取尽快恢复市场。

    同时他还把新城制造的产品积极销售到全国,如此便可以在朝廷不调拨库银的情况下,使新城实现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不过从道理上来讲,沈溪还是要跟朝廷上奏,表明一下新城目前用度紧张,奏疏很快便发往京城。.

    沈溪这份上奏,更像是跟谢迁摊牌。

    奏疏大约用了五天时间传到京城,通政司送呈内阁,谢迁在他位于长安街的小院打开沈溪的奏疏,手哆嗦着把奏疏看完,脸上神色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此时谢迁对面坐着的是他信任有加的户部尚书杨一清,这次杨一清听说沈溪有涉及新城用度的上奏到京城,特来求见。

    “南方的战事,终于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谢迁放下沈溪的奏疏后,感慨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杨一清道:“在下实在不明沈国公之意……不知要从京师调拨多少银两过去才合适?”

    谢迁打量杨一清道:“他要多少就给多少?这种事,最后还是要等陛下定夺,做臣子的不要想太多。”

    这话更像是在搪塞。

    杨一清大概明白谢迁的意思,低下头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谢迁幽幽叹道:“说起来之厚去南边已近一年……这段时间南方经历连番风暴侵袭,好在北边波澜不惊,可老有人喜欢自作主张……”

    杨一清听了谢迁的话,先是一怔,随即明白谢迁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并不是沈溪,而是之前绕过内阁,对朱厚照直接上奏的三边总督王琼。 .

    杨一清知道谢迁虚报西北军情,逼迫朱厚照返回京城,结果却被王琼的上奏揭破,现在朱厚照回京路上吃喝玩乐,一点儿也没着急赶路的意思,如此一来恐怕短时间内很难返回。

    谢迁的不满基本源自于此。

    心里门清,但杨一清却故意装糊涂,道:“照理说东南沿海战乱已平,连宁王也已作古,此时更应休养生息……却不知为何沈国公非要滞留江南,还有意跟佛郎机人开战?”

    谢迁道:“还不是他有别的打算……其实早些时候,老夫给他写信,让他回京,履行吏部和兵部尚书的职责,打理朝政,结果却惹来这份没来由的上奏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谢迁把沈溪的上奏放到桌子上,没显得有多气愤,神色有些让人琢磨不定。

    随即谢迁转变口风,道:“不过……要确保大明海疆平靖,的确应该有所付出,之前截留的财货,若实在不行的话就送过去,如此接下来一段时间他的日子也好过些。”

    杨一清又是一怔,没听明白谢迁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本来谢迁对沈溪有诸多不满,推诿之意明显,谁想转眼间便同意奏请。

    杨一清心道:“谢阁老这是作何?之前不是说此等事都要等圣上批复?为何他却好像是要自作主张,把之前所拖欠款项都给补上,难道他支持沈之厚留在江南?”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琢磨,杨一清便明白过来:“谢阁老名义上催促之厚回京,但其实却巴不得之厚留在江南,毕竟之厚在朝中影响实在太大,他不回朝堂便不会有大的纷争,所有朝事谢阁老都可一言而决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杨一清道:“谢阁老,那该补多少过去才合适?”

    谢迁漫不经心地道:“以前拖欠多少,就给他送多少,陛下不是交待过么?这件事陛下早有决断,因此不需要再作请示,他现在这份奏疏……便当没看到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谢迁拿起沈溪的上奏,当着杨一清的面,直接丢到炭火旺盛的火盆里。

    杨一清这一惊不老小。

    有人居然敢把朝中大员给皇帝的上奏直接烧毁,还是堂堂首辅大臣这么做,而上奏者更是朝中影响力巨大的沈溪,这不是公然挑战皇帝的权威是什么?

    杨一清面对此等情况却不敢多言语,对他来说眼前所见实在太过震撼,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谢迁道:“他所求老夫满足他,不想他惹事生非,他应该理解才对……希望他不会胡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杨一清暗自叫苦:“谢阁老当着我的面烧沈之厚的奏疏算几个意思?拖我下水!?还是说谢阁老觉得如此做无所谓,就算陛下知道也不会加以怪责?这怎么可能!这是沈之厚上呈给陛下的奏疏,他一介阁臣有何资格如此做?”

    杨一清试探地问道:“这奏疏,只是誊本?”

    “原本。”

    谢迁瞄了杨一清一眼,“且是孤本,老夫没让通政司那边留档,这种事最好不要让陛下知晓。”

    杨一清心里直打鼓,不过他现在大概明白,自己上了谢迁的贼船,他可没胆量站出来“揭发”,主要是他不清楚这件事背后到底有多少关联的人和事。

    “老夫知道你在想什么,不过是非常时期罢了,之厚在江南一年时间,从无到有建设起一座城池,平息倭寇,佛郎机人远遁,实在居功至伟……老夫不是不知他的功劳,但有些事必须要按照朝廷的规矩来,不能由着他的性子行事。”

    杨一清又在想:“这是指桑骂槐?还是有意提点我?”

    谢迁站起来:“既然之厚现在有需要,钱粮方面尽量满足他,从京师府库调拨不合适,就从江南支应。尽量保持低调,避免引起什么波澜,就算去年因战乱未曾给他填上窟窿,现在填上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杨一清想不明白谢迁的用意,但还是起身行礼:“在下明白。

    看超多精品排行搜索

    ♂

    手机网址:M.xssilu.c谨记我们的网址,以免以后想看的时候找不到
本站已更换新域名
新域名 m.xssilu.com xs小说 silu丝路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